流氓软件获取通讯录威胁要钱

2022年6月3日 由 admin666 留言 »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从盟主堡的围墙上面飞身掠过,直奔盟主堡的后山腰的方向纵身飞驰而去。

南宫曼曼和那个“飘渺门”的周老六他们两个人跟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身后纵身跃起,也翻身跳出了盟主堡的围墙,随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影子一路狂奔,紧随其后。

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怎么可能落后于人,他飞身纵起,施展少林寺的独门轻功绝技“杨戬追日”身子凌空升起,双脚一蹬地面,身子腾空跃起,人在空中一个前空翻,身子轻飘飘的从盟主堡的围墙上面翻身而过,然后双眼紧紧的盯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远去的方向,脚下使力,身子又腾空跃起,足足有三丈来高,然后伸出自己的右脚轻轻的踏在盟主堡旁边的大树的树干上,借助大树的树干微微的弹力,身体又拔空升起,又是一个前空翻,人又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向前射出三、四丈远近,眼看身子又要沉下,又伸出自己的左脚,点在另外一颗大树的树干上,整个人又向前飘出去二、三丈远近。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在南宫曼曼和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还有那个“飘渺门”的周老六的前面好像是御空飞行一般,转眼就把南宫曼曼和那个“飘渺门”的周老六甩出去老老远的距离。

南宫曼曼的武功生来就得到了武林中、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她的娘亲南宫飞凤的亲传,无论在武功方面还是轻功方面都要胜过同龄人,南宫曼曼的娘亲南宫飞凤的轻功身法本就是独步天下,所以,南宫曼曼现在和那个“飘渺门”的周老六比起来要更胜一筹,她已经渐渐的把那个“飘渺门”的周老六甩在身后已有一小段距离。

那个一直自诩轻功是一流的“飘渺门”的周老六现在是满头大汗,拼命的运用自己的轻功身法,想努力的追上南宫曼曼,可是自己和南宫曼曼的轻功身法相比已经是相形见拙,渐渐的被南宫曼曼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原本最后一个从盟主堡里面飞身而出的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现在也已经是后发先至,超越了这个一向自诩轻功一流的“飘渺门”的周老六,在这个淡淡的月光下面,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的白眉、白须和宽大的衣袖随着他的轻功身法的施展,白须白眉和宽大的衣袖随风飘动,甚是好看和飘逸,犹如天上的仙翁一般。

“想不到我周老六一直自诩轻功天下一流,哪知道原来自己竟然是一个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之辈,羞愧啊羞愧。”这个“飘渺门”的周老六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看来一直目空一切、目中无人的师父和师兄弟们要倒大霉了!”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现在已经到了那个盟主堡的后山腰的地方,人在空中,就发现枝繁叶茂的茂密树林下面,透过天上若隐若现的月光,就看见有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隐藏在茂密的树丛中在窃窃私语,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脚轻轻的点在一株大树的树梢上面,随着树梢的摇曳,好像已经和这株大树的树梢浑然一体,随风飘动。

大树底下的那些穿着白衣服的众人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头顶之上的树梢上还有一个人在观望着他们。

若隐若现的月光之下,只听见一个身材瘦高,穿着一袭白衣之人说道:“大师哥,那个盟主堡的侍卫明明已经被我点了穴道了,怎么会他的人就不见了。”

“肯定是你没有点中那个侍卫的要害的穴道部位,要不然怎么会不见了?”站在那个身材瘦高之人旁边的是一个长得虎背熊腰之人,只听见他接着说道:“平常让你好好的练功,你一直骄傲自满,现在好了,一个人你都拿捏不住了。”

清纯美女夏日游乐场不吝微笑图片

“二师弟,你也别怪七师弟了,他在这个年纪能有如此修为,已经是很难得了。”透过树梢的缝隙,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就看到一个长得宽肩窄腰、脸白如雪,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青年人说道:“想当年我在七师弟的这个年纪上,我的武功远远不及他呢!”

“大师哥,你为什么一直护着七师弟,难道我们就不是你的师弟吗?”站在这个长得宽肩窄腰、脸白如雪之人对面的那个身材矮小的人说道:“我来咱们‘飘渺门’已经有十几年来,比七师弟还早个几年呢,为什么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向着他呢!”

“五师弟,大师哥对谁都是一视同仁,没有分过彼此啊。”这个身材矮小之人后面站着的那个人竟然比这个身材矮小之人高出了一个头,只听见他接着说道:“大师哥对我们不都是一样吗?你这样责怪大师哥有什么道理呢?”

“三师哥,我知道你和大师哥关系最好了,你们一直就看不上我,嫌弃我长得丑,什么事情都瞒着我,我什么不知道?”那个“飘渺门”的五师弟说道:“在整个‘飘渺门’之中,唯有六师弟周老六对我没有那种蔑视。”

“五师弟,难道四师哥平常对你不好吗?”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大师哥旁边不声不响的哪个身材匀称之人说道:“你不提周老六,我倒是把他给忘了,他人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

“四师哥,你就是一个墙头草,风刮两边倒,平常他们蔑视我的时候,你有没有帮我说过一句话吗?”这个时候“飘渺门”的五师弟说道:“唉,我也知道自己长得丑,但是,我的长相是爹爹、娘亲给我的,我有什么办法?我又改变不了自己的长相!”“飘渺门”的五师弟好像还沉醉在自己的牢骚满天的氛围之中,只听见这个“飘渺门”的五师弟接着说道:“我知道我长得丑,就连师父都对我不待见,你们都得到了师父的真传,我只是学了师父的一些皮毛武功而已。”

“五师弟,你这样说我就不开心了,谁的武功不是自己刻苦耐劳、挥汗如雨般换回来的,你自己平常一到练武功的时候,你就偷懒,你还说出这么多怨天尤人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那个“飘渺门”大师哥说道:“我正是因为看在咱们是师兄弟的份上,一直容忍于你,今天你既然把这些话说出来了,我就和你说说吧,你能来我们的‘飘渺门’学艺,实在是你的爹爹曾经救过咱们的师父,要不然,你早就被师父逐出师门了。”

“大师哥,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了,等这一次事情结束,我会向师父请求他把我逐出师门的。”这个时候“飘渺门”的五师弟好像在耍小孩子脾气一样接着说道:“想我司空追星又不是一块狗皮膏药,我也有自己的圈子和家族,离开这个‘飘渺门’,我司空追星也能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天地来!”

“这可说不定,若是你今天在盟主堡里面杀了人,就怕你没命走出这个盟主堡了。”这个“飘渺门”的五师弟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头顶之上响了起来,只听见那个声音接着说道:“不要说是你,恐怕你的师兄弟们没有一个能走出盟主堡了。”

“是谁?是谁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胡言乱语?”“飘渺门”的大师哥抬起头向发声的地方望去,他就看见在淡淡的的月光下面,有一个人就像是天上的神仙一样,十分飘逸的站在自己几个师兄弟们围在下面的这棵大树的树梢上面,随风摆动,犹如和这棵大树的树梢已经融为一体,任凭风吹树枝的摇动,他还是那样稳稳的站在这棵大树的树梢上面。

“飘渺门”的其他弟子随着他们的大师哥的话音朝着树梢上面望去,竟然发现大树的树梢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在淡淡的月光下面,就那么随意的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无论大树的树梢如何摇曳,他好像已经和大树的树梢已经融为一体了!

这个人什么时候站在这棵大树的树梢上面的?这个问题现在困扰着这些“飘渺门”的众位师兄弟内心,他们看到了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就那么随意的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有人觉得他就好像神话传说中的神仙一样飘逸,有人觉得他就是犹如鬼魅一样,甚是恐怖。

“你……你什么时候站在我们头顶的这棵大树的树梢上面的?”这个时候那个长得虎背熊腰的“飘渺门”二师哥说道:“你下来,别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装神弄鬼的!”

“哪里来的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嘛?别人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装神弄鬼的,你也上去陪着别人一起装神弄鬼啊。”那个“飘渺门”长得虎背熊腰的二师哥话音刚落,就听见自己的身后有一个小姑娘的声音说道:“原来就是你们几个跳梁小丑在盟主堡里面杀人闹事,看来你们要把自己的命留在武林盟主的盟主堡了。”

“你又是谁?”那个长得虎背熊腰的“飘渺门”的二师哥连忙回过头,在若隐若现的月光下面,就看见自己身后的大树的树杈上面,站着一个美若天仙、肌白如雪,身穿一袭白衣白裤,手拿白色剑鞘长剑的小姑娘,正不屑一顾的望着他们几个师兄弟。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知道‘飘渺门’的施主们究竟为了什么要来盟主堡杀人,难道你们真以为自己的武功已经无敌于天下了吗?”那个长得身材矮小的“飘渺门”的五师弟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白须白眉的老和尚,正一步步走向他们师兄弟几个,在淡淡的月光下面,这个老和尚是宝相**,神态自若,身上的袈裟无风自动,甚是威严。

“你又是谁?”这个时候那个“飘渺门”的三师哥问道:“我们‘飘渺门’也不见得怕了你们几位。”

“今天不是你们怕与不怕的事情了,而是你们该怎么去死的事情了。”那个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缓缓的说道:“你们既然来盟主堡杀人,你们还回得去吗?”

“我们若不是因为要在这里等我们的六师弟,我们说不定早就走了。”那个一直不声不响的四师哥对着“飘渺门”的大师哥说道:“我让你早一点走,你偏不相信,现在你看怎么办吧?”

“他们一共就三个人,我们有六个人,我们两个打一个,难道还打不过他们?”那个年纪甚轻的“飘渺门”七师弟信心满满的转过身对着他们的大师哥说道:“我和大师哥对付那个白须白眉的老和尚,剩下的你们自己搭配吧。”

“住……手,你们……谁动……谁先死!”正当那些“飘渺门”的师兄弟们准备自搭人手,要和这个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决一胜负的时候,忽然不远处有一个声音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们……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那么这些非常自诩的“飘渺门”师兄弟们,能不能如愿以偿的打败这个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面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呢?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