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美女的app软件有哪些

2022年6月1日 由 admin666 留言 »

第二天一大早,芩谷就被外面的吵嚷弄醒了。

芩谷进入这幅身体已经近十天时间,现在体质才勉强恢复到同龄人的平均水平。

角色:纪白兰(纪氏)

生命值:47/170

体力:20

元力:12(同年龄平均元力值:20)

元力还差些,毕竟之前亏耗太严重,炼气术只能静心。除了加快对食物中能量吸收之外,身体是无法从外界空气中吸收能量的。

芩谷估计,恐怕还要几天才能让元力达到普通水平。

不过体力恢复了,意味着她现在有足够精力来处理眼前事物。

只是在行动上仍旧感觉身体套了一层泥壳子一样,迟缓,僵滞。

院中的吵闹是因为卫婶发现大林子小林子偷偷帮芩谷铺床,觉得他背叛了他们这个小集体,让他们不能更好地给芩谷一个下马威。

所以现在正惩罚大林子呢,当然闹的这么凶也有把芩谷吵醒,让她好好“看看”,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放纵下的诱惑镂空的性感

芩谷心道:莫非这些人还真以为自己一个顾工能把东家给方难了?就算是仗着自己是这里的“地头蛇”,仗着自己年轻体壮,但是毕竟有黑字白纸的契约为证,他们还能反了天去?

究竟哪里来的自信?

对啊,他们究竟哪里来的自信呢?他们就算是有小民的狡黠,但也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地方难她啊?

芩谷脑海中浮现出几个人的样子,想到:看来,自己即便给某些人让位了,某些人仍旧不甘心让她好过,还要给她下绊子呢。

芩谷没有理会外面指桑骂槐,故意做给她看,故意膈应她。

现在腹中空空,先填饱肚子,补充能量再说。

吃饱喝足,又静坐片刻,芩谷感觉体力比之前恢复一些,便扶着墙站起来。

令氏忙过来搀扶她,小妍儿也跟在芩谷另一边,拉着芩谷的衣袖。

三人站在门口的街沿上,几个人在院中东倒西歪地坐着,或是抽着旱烟,或是百无聊赖地玩草。

现在日上三竿了,一点也没有要去干活的样子——就算是良田,以这样的态度和方式干活,那也只能种草啊。

看到芩谷终于出来了,人们纷纷看向她。

眼神中的轻蔑和不屑毕现无疑,一个糟老婆子,什么东家,要是敢对他们指手画脚,那就……

他们只是顾来照顾土地和庄子的顾工,可不是有钱人家的奴隶。到时候自己在这里动不了死在这里了,可怨不了他们啊。

反正那边的人早就跟他们说了,就算是她出了什么事,也跟他们无关。

毕竟她是有“气死”过一回的前例,再自己把自己气死也不意外吧。

卫婶是翠屏庄的管事,她夸张地喊道:“哎哟,是东家老太太起来了啊。这可真是抱歉的很,这穷乡僻壤的,没什么好招待们这些贵人。我们又都是一个个的粗人,也不会伺候人,还请东家太太多担待啊。”

芩谷视线从众人表情各异的脸上扫过,连一个正眼也丢给卫婶,沉声道:“庄子上的人都到了么?”

一个壮硕的汉子阴阳怪气地应着:“哟,东家太太这莫不是要给我们训导几句?我们以前可从来没听过这些呢,东家太太说吧,我都仔细听着呢,只不过我们都是一个个粗人,就怕东家太太说的我们都懂不起。”

芩谷没有搭腔,继续自己刚才的问话,“这是跟翠屏庄签订了契约的人,我念到一个就应一声,否则我视为自动离开田庄并解除契约。”

“切,还真以为自己是那个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宏家太太吗?”

“可不是么,现在被宏老爷赶出来了,把她丢这庄子就是让她自生自灭的。识趣的就乖乖的,却还想来指使我们?”

“呵,人家可是当了一辈子当家主母。使唤人使唤惯了呗。”

“管她啥主母不主母的,想把她在宏家的那一套用在我们身上,没门儿!”

芩谷不理会这些人毫不避讳的“窃窃私语”,开始念名字:“王大壮——”

刚才那个壮硕汉子朝芩谷这边瞥了眼,下意识就要应声,视线余光看到旁边朝他递眼色的卫婶,于是梗着脖子撇到一边。

“现在已经巳时初,王大壮无故旷工,根据契约,主家有权解除雇佣协议。所有工钱和福利结算到昨天。”

王大壮一听这个糟老太婆竟然真的要把他解约,顿时就爆发了,“我就在这里,凭什么解雇我?别以为大家叫一生东家太太就真以为自己是主子了。告诉,现在就是被宏家赶出来的,以为还是那个……”

“赵大富——”

王大壮气势汹汹地叫嚷,大有要上前揍芩谷的架势,不过芩谷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他,他跃跃欲试,又有些心虚不敢上前。

芩谷粗嘎的声音不高,但是这个院中的人没人再敢忽略。

芩谷喊出名字稍稍停顿下,视线余光看到角落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欲欲跃试地想要应声,大概是旁边卫婶的暗示以及王大壮的吵嚷让他没有及时应声。

芩谷继续说道:“王大壮无故旷工,根据……”

一连解除两个雇工,这个死老太婆难道是来真的?

芩谷继续叫着名字,契约上一共十人,已经划掉八人。

应了就是向这个老太婆服软,那么就起不到他们方难对方的效果了。

所以反倒是到了最后,大家听老太婆把他们都要解雇了,索性都把头撇到一边,都不应声,一副不屑的样子。

从众心理让他们觉得:我们都不应声,我们所有人都不应,看能把我们怎样。

只要他们所有人“拧”成一股绳,难道他们都不答应的话她把他们都要解雇了?

那样的话谁来照顾这个庄子,谁去伺弄土地?就这几个老弱妇孺?她们在这里恐怕连吃食都弄不到碗里吧。

“卫春花——”

卫氏猛听到对方叫出自己名字,心就猛地咯噔了一下,看着面前那个比她还要老女人。看着对方即便在一片吵嚷和威胁中,那种天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势,顿时心里有有些心虚了。

第1337在 怎么就成恶婆婆了呢19

没错,那个人是跟她承诺:就算这个东家太太来了,但这个庄子仍旧让她做主。

不仅会给她儿子在宏家安排一个小管事的职位,还答应收她女儿当贴身丫鬟……

对方还说了,这个老太婆早已在宏家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个遍,是彻底把宏老爷的心伤的透透的,才被赶到这个庄子让她自生自灭。外面说是和离,不过是念在她年纪大了,宏老爷也是个念旧情的人,给她一个脸面而已。

总而言之,这个死老太婆完不足为惧。只要他们庄子上的人“团结”一致,便能将她拿捏的死死滴。

他们一早就接到宏家的消息,说老太太要过来,但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就是想先给对方来个下马威。让她知道在这里谁是老大,谁说了算。

昨晚上他们的确给芩谷一个难堪,却没想到大林子两兄弟捣乱。

今天早上她把所有人叫到一起,一方面自然是要拿大林子两兄弟开刀,让所有人都知道“不团结”的后果,另一方面也是杀鸡儆猴,做给芩谷看的。

只是,这个老太婆既没有一来就趾高气昂地指使谁谁,也没有跟谁理论,更没有低声下气恳求他们如何如何。

反倒是直接就把契约书拿出来了……

卫氏心虚了,是真的心虚。

那人话是说的漂亮,各种承诺各种好处,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县官不如现管啊。

现在拿着他们契约书的是这个死老太婆,若是她真把他们直接解雇了,那……那一切就都没了啊。

卫氏看着芩谷,嘴唇嗫嚅着,下意识就要应出声……猛地感觉一个激灵,往周围一扫,哟呵,十几只眼睛都直愣愣地盯着她呢。

那目光就像刀子一样——丫的,刚才你让我们要“团结”,不让我们应声,现在就看你的了。

卫氏被这些人看的发毛,她梗着脖子,有些结巴地朝芩谷叫道:“东家太太,你,你叫我们这是什么事儿啊?我们都是干活的,很忙的,你把我们叫在这里又不说什么事,要是耽搁了地里的活,你可不要怨我们啊……”

这句话说的很委婉,既表明自己“在呢”,又没有直接回应。

芩谷抬眼,视线定定地看着卫氏,“卫春花,在不在?”

粗嘎的声线,冰冷的气息穿透每个人的耳膜,在识海中震颤出嗡嗡的回音。

卫氏感觉脑袋里嗡嗡地响,这,这个老太婆一点都不按他们的套路走啊。

她刚才不是已经回对方的话了吗?没在的话,又又怎么跟她说话?她却还故意问“在不在”,这,这不是直接让她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嘛。

看来以前传闻宏家老太太是个厉害角色,就算是老的像风干的树皮,但仍旧能把宏老爷管的死死的,连去听个小曲什么的,都要给她报备。

现在一看,果真不简单。

应,还是不应?

应的话,就意味着她背叛了这个“小团体”,所有人都会恨她。

可是不应的话,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她真的会被解雇。

一旦解雇的话,难道还指望那个吃喝嫖的丈夫给儿子挣彩礼,给女儿挣嫁妆?他正一门心思地想买小妾呢……

想到这里,卫氏语气一变,“哎哟,东家太太你都叫了几遍了,我,我这不是在这儿嘛……”

嗯——

周围人的目光顿时变成一把一把的刀子,丫的,你这个死女人让我们不要背叛,你自己倒是先背叛了!

芩谷的卫氏的契约放到令氏手上,用依旧平静无波的声音说道:“这个没有矿工,留下吧。”

“林诚——”

“在呢在呢——”大林子刚才见这些人蠢蠢欲动,就下意识往芩谷身边站。

此时见芩谷不着痕迹就瓦解了这些人的小团体,看到他们已经开始“眉来眼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哼,平时这些人总是纠结一起欺负他们两兄弟。

为了弟弟也能在这里有个落脚地方,不得不听他们安排。

芩谷把林诚的契约也放到令氏手中,转过头说道:“好了,现在翠屏庄暂时只有两位顾工继续留下,至于其余的,我会马上去县衙删档。”

解雇?她,她真的一口气把庄子上八个顾工都解雇了?

这,这个死老太婆疯了吗?

没了他们,谁照顾这么大的庄子,谁去种地,谁……

现在正是秋收后整理土地的农忙时节,没了这些帮工,那些土地来年怎么种?难道要荒着吗?

就算是要雇人,现在也很难雇到啊,再说,雇人也需要银子的,他们之前亲眼看到,的这个老太婆来的时候就只有两三个包裹,穿着也就比他们略微好一点点而已。从内部的小道消息:老太婆除了这庄子和并不赚钱的铺子外,是一分现银都没拿走的。

要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有底气,料定对方不敢开除他们呢。

只可惜,在芩谷的观念里,这个世界上缺少的永远只会是工作岗位,而不是——人才。

不管任何岗位,从来缺的都不是人。没有谁是不可或缺。

即便有人这么对你说,那也千万不要当真了。人家只是对你能力的认可和尊重,你若当真,分分钟就有很多可以替代你,比你做的更好的人出现。

所以,在大体公平的基础上,身为雇工最好别去跟东家较劲,当然,那种早就想跳槽早已找好下家的除外。

芩谷打算把这个庄子建成自己的大本营,她是绝对不容许有这种尾大不掉的害群之马,现在他们趁早暴露出来也是好事,免得以后再慢慢一个个去弄了。

至于这个卫氏,芩谷是故意最后念她名字。她背后肯定还有事情,留着,可以让她好好尝尝被针对的滋味,顺便根据她捋捋背后究竟是谁在搞这些小动作,下一步又想做什么?

众人见芩谷来真的,都急了,连忙告饶,说自己上有老母下有儿女……

“东家太太开恩啊,我我们都在这儿呢,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我们刚才就是被猪油蒙了耳朵。”

“东家太太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了……”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