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免费向日葵短视频

2022年6月1日 由 admin666 留言 »

“常之,你有想要维护的东西吗?或者想守护的人?”

月光下,汉江边,苏大为向黑齿常之轻声问。

黑齿常之浓黑的眉头皱起。

他侧着脸想了半天,微微摇头,又点点头。

“家族算吗?我想保住黑齿家。”

“也算吧。”

苏大为笑了笑,只是这笑容在黑齿常之看来有些落寞和伤感。

“我以前,在大唐的日子过得不错,仗着和皇后的关系,称得上是随心所欲,几乎没受过太大的磨难。

做点生意赚点钱。

做不良人,处理几桩案子。

和三五好友,吃酒喝肉,谈古论今。”

苏大为摆摆手,打断黑齿常之想要说的话:“别问皇后的事,以后你自会知道。”

游乐园少女

黑齿常之点点头,听到苏大为继续道:“直到我得知大勇哥死在百济的消息。

那一刻,我的心受到极大的震动。

我突然发现,有许多事,我无能为力。

对我有恩的人,我喜欢的人,他便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那一夜,我想了很多,陪大勇的父亲,丹阳郡公喝了一夜的酒。

平时我们的酒量很好,但那一晚,我们喝得不及平时多,却都醉了。”

苏大为的声音渐渐低沉,随着江水,渐渐低落。

听不出究竟是江水在呜鸣,还在人在哀痛。

“那一晚,我向郡公发誓,我会替大勇报仇,我把大勇亲手送我的木雕交给郡公,想让他留个念想。

但是在我出长安的时候,郡公又命人把木雕送还给我。

郡公一个字也没说,但我心里,却沉甸甸的。

我能感受到郡公的悲痛。”

苏大为轻轻抚摸着木雕,抚摸着上面每一处刀痕。

缓缓的道:“那时我在想,我能做点什么?我应该做什么?

原来的我,那样随波逐流,究竟是对是错?”

黑齿常之仔细的听着。

虽然,他不是很能明白苏大为的这种心情。

但他依然很认真用心的聆听。

“我过去,一直没什么长远的抱负。

但是大勇哥有。

他想守护大唐,守护千千万万个像我这样不思进取的普通唐人。”

苏大向自己的心口指了指:“我既然来了,除了替他报仇,也总要多做一些事,算是替大勇哥实现他的心愿。”

“都督,你想代替李大勇?”

苏大为摇摇头:“我做不了他那样伟大,我虽然仰慕他,羡慕他,可我永远无法做他。

我只想,尽我的力,尽可能做多一些,做好一些。”

说着,他将手里的木雕举起,对着天上的月光。

“真到那一天,大勇哥在天上看着,说不定也会对我笑笑,夸一句:阿弥,做得不错。”

黑齿常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苏大为将木雕收进怀里。

“玄奘法师以前曾跟我说过,我的名字和道家有缘。

大为,即有为。

我前二十余年,都是无为,都是随心所欲。

我想,今后,变得有为一些。

也算对得起这个名字。

你说是不是?”

他向黑齿常之问。

见黑齿常之一脸迷茫。

苏大为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些事,自己明白就好。

没有谁会真的感同身受。

只是有些话,憋在心里太久。

也真是不吐不快。

江水匆匆。

天色越发黑沉。

两千四百余唐军,趁着夜色,向着买召忽,即后世仁川港,做最后的冲刺。

这里,藏着高句丽大量积蓄的粮草。

高句丽运粮于此。

很显然,即将发动对百济的战争。

如果唐军应对不及,接下来的局面就会是被百济复国军和高句丽军联手夹击的局面。

苏大为此次,便是要以特种作战的方式,偷走,甚至毁掉敌人这批粮草,以迟滞高句丽人的行动。

至少要拖到唐军能出战的时间。

而唐军出战的时间,要看苏定方等五路大军,何时能集结到预定位置。

任何一个小的疏漏,一个小的时间误差,可能都会令百济这边的唐军遭受灭顶之灾。

区区两万人,在数十万计的百济复国军纠缠下,还能有多少战力?

在粮草不济的情况下,能保护不崩溃已经是奇迹了。

高句丽若来,这片土地必然落入高句丽之手。

到那时,高句丽将获得足够的战略腾挪空间。

唐军只怕永远失去灭亡高句丽的机会。

这是苏大为集合手中智囊和将领,一次次用沙盘推演的结果。

但可惜,他的这一切,刘仁愿并不相信,也不愿听。

自从苏大为当上代都督后。

与刘仁愿的“蜜月期”便结束了。

这位匈奴族的将领,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暗中多番掣肘。

刘伯英则作壁上观,不知心中如何想法。

千头万绪,唯一的解法,只有一个——

军功!

有了军功,哪怕刘仁愿和刘伯英联手苏大为也不惧。

只要打赢眼前这一仗,他便有把握,可以化被动为主动。

真正行使自己熊津都督的权力。

头顶披星戴月。

脚下,冰冷的冻土在马蹄的击打下,发出铿锵的声响。

前方的买召忽城,已经可以看到城墙轮廓。

在黑暗中,如一头沉默的野兽。

苏大为猛地勒马。

龙子人立而起,双蹄腾空。

身后紧跟的骑士们纷纷勒马,动作整齐划一。

呈现出惊人的马术与控马艺术。

苏大为轻夹龙子腰腹,在阵前来回巡视,扬声做战前最后动员。

“此战,是我们熊津都督府的立府之战,只有这一仗打赢了,我们的腰杆才能挺起来,才能拍着胸脯说一声,咱们不必靠任何人的脸色。”

苏大为的声音不大,但却准确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各位袍泽,一会攻城,我会为先登,替大家斩将、夺旗、打开城门。

若做到这三件事,希望诸军,以为我榜样,同心戳力!”

黑暗中,传来两千四百从的低喝声:“愿为都督效死力!”

在古代战场上,最能激励士卒用命的是什么?

是贵族,是猛将,冲锋在前,斩将夺旗。

将军如此,士卒怎么会惜命?

真到那个时刻,所有唐人的血勇、骄傲会被激发出来。

唐军,会展现出可怕的力量,横扫一切。

这是,大唐立国四十三年,一场接一场的胜利,养出来的大唐军魂。

“诸军,随我破城!”

苏大为厉喝一声,手擎熊津都督府军旗,在黑夜中,如一团发光的火焰。

他拨转马头,在马上,将自己头盔面甲拉下,只露出一双精芒闪烁的眼睛。

然后,用力一夹马腹。

龙子在夜空中长嘶一声,如一声霹雳。

下一刻,龙子撒开四蹄,电射而出。

两千余骑唐军,在苏大为的引领下,攒成一个锥型阵,向着买召忽城狂飙猛进。

没有用任何计谋。

就是笔直的冲上。

不是苏大为不想用计,而是对于高句丽人粮草集结之地,之前的斥候已经查得十分清楚。

坚墙重兵。

精锐驻防。

哨所严密。

无懈可击。

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破绽的敌人,任何计谋,都是笑话。

只能以堂堂正正之师,以绝对的力量,攻城。

高句丽人绝对不会想到,唐人会在这个时候进攻买召忽。

买召忽人口十余万。

守城之兵有精锐一万。

而且防卫十分齐备。

兵甲和粮草不缺。

对这样的坚城,哪怕是唐军倾巢而来,没有数倍之兵,没有数月时间,绝不可能破城。

轰轰轰!

大地轰鸣。

两千余唐军冲阵的声音,不输千军万马。

黑夜里,如同雷暴般轰然巨响。

买召忽城头混乱了片刻,示警的铜锣声,鼓响声,疯狂乱叫。

原本昏暗的城头,篝火渐次亮起。

守在城头的高句丽人努力睁大着疲惫的睡眼,向城下看去。

黑暗中不知多少人马,令所有人心头狂跳。

但当他们看清敌人只有数千人,而且清一色是骑兵,并没有带任何攻城器械时,一颗高悬的心,立刻又放松下来。

对买召忽城,敌人不准备云梯、冲车、擂木、厚盾,闹着玩呢?

从没听说过骑兵攻城的。

这些人是不是疯了?

高句丽守城的将领,愣了片刻后,发出夸张的大笑声。

但是下一刻,城上的人便笑不出来了。

敌人骑兵阵中,有一人独骑冲得最快,将身后其他人远远甩在后面。

那匹黑马身披甲,不知是何名驹,跑得风驰电掣,快如奔雷电闪。

买召忽城是依汉江支流而建,城前江水宽达五六丈。

但那人居然毫不停息,没有丝毫犹豫和减马速的意思。

耳中听得一声巨响嘶鸣。

如虎啸龙吟。

城头上,数百守军见到毕生难忘的一幕——

马上一身唐军的骑士,连人带马,飞跃而起。

横跨了江水,落在地上。

冻土和黑泥迸射上半天。

那马半分也没迟疑,急冲几步,狠狠抬起前蹄,重重践踏在买忽城的城门上。

轰隆!

声如霹雳。

城头上的人只觉脚下一颤,纷纷站立不稳。

马背上的苏大为,早已腾身而起。

双足在坚硬的城墙上连点。

在高句丽人惊恐至极的尖叫声中,登上城头。

高句丽人做梦也想不到,还有这种战术。

异人!

用异人当先登死士破城?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