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能看到黄色无风险短视频

2022年6月1日 由 admin666 留言 »

苏大为仔细打量这位右相。

李义府啊。

也算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了。

后世提起武媚娘,必会提起李义府和许敬宗这两位功臣。

若无他们在“废王立武”事件上的支持,武媚娘想当上皇后,只怕要等很久。

李义府年纪在五十上下,是四位大臣中看起来年纪最轻的。

他的头发乌黑有光,鬓角十分齐整。

若不是额头上有深刻的皱纹,几乎让人忽略他的年纪。

颔下胡须不甚长,也是齐整的乌色。

五官精致,高鼻深目,双眼隐带褐色。

苏大为向李义府拱手行礼:“见过中书令。”

李义府向他抚须微笑。

90后清纯少女随性外拍

脸上虽在笑,但是眼里却似乎有一种咄咄逼人的审视味道。

似乎是属于“笑面虎”那类型。

好在苏大为眼下是武媚娘的人,与李义府也没什么利益冲突。

等等……

苏大为突然想起来,这家伙好像和刘仁轨、刘仁愿都有仇怨。

想起来了,显庆四年,刘仁轨查“毕正义案”,恶了李义府。

毕正义案的案情并不复杂。

显庆元年,李义府兼任太子右庶子,进爵广平县侯。

当时,洛州女子淳于氏因罪被关入大理寺监狱。

李义府听闻淳于氏貌美,便暗中指使大理丞毕正义将她释放,然后纳为妾室。

大理寺卿段宝玄据实上奏,唐高宗便命给事中刘仁轨、侍御史张伦审理。

李义府担心事情败露,竟逼令毕正义在狱中自缢,以断绝实证。

李治虽知实情,但事后并没有追究李义府的罪责。

此事之后,李义府处心积虑要除掉刘仁轨。

之前苏定方征百济时,刘仁轨奉命督海运,输运粮草。

李义府在明知时机不当的情况下,强行催促他出海。

结果,船队在途中遇风沉没,死伤严重。

朝廷派监察御史袁异式审讯。

结案后,李义府对李治说:“不斩刘仁轨,无法向百姓谢罪。”

舍人源直心则替刘仁轨辩白:“海风暴起,这不是凭借人力所能预料的。”

李治于是只将刘仁轨免职,以白衣身份随军。

到百济后,李义府又秘令刘仁愿寻机将刘仁轨除掉。

但是刘仁愿没听李义府的。

这之后,李义府将刘仁愿也恨上了。

苏大为想起这一切,心中警惕之心大起。

李义府这人,睚眦必报。

须得小心提防。

介绍了殿内几位重臣,李治却并没有提起李思文。

也不知是知道李思文和苏大为认识,还是李思文的官职不如那几位。

李思文目前已经升为兵部侍郎,也属于重臣。

但和殿上这四位一比,那就差得远了。

苏大为也是暗自称奇,李治让自己过来,但却召了几位宰相一起议事,自己这身份,在这几人面前,似乎也不太好开口,只有旁听的份。

正想着,座上的李治向他看过来:“苏大为,你且在一旁旁听,如果有需要,朕在找你问话。”

“是。”

苏大为应了一声,心里暗想,李治让自己过来旁听,是何目地。

他的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李思文。

四十余岁的短髯官吏,站在紫宸殿上,看着大唐皇帝与几位宰相议事,眼观鼻,鼻观心,显得非常沉得住气。

苏大为只扫了一下,便收回目光,学着李思文的样子站在一旁。

耳朵却是支愣起来,听着李治与许敬宗他们都谈些什么。

听了半天,大致是说何人可以任用,何人需要罢免。

另外又谈到何处需要赈灾,何处发生了疫病,需要朝廷调拨医生及草药。

隐隐又听到了关于养马之事。

苏大为记得尉迟宝琳曾说过,太宗朝时,鼓励民间养马。

若遇战时需要,朝廷可以向民间购买,或征调。

但是现在听到几位宰相与李治的商议,好像是取消民间养马之策,今后要限制养马。

苏大为的嘴角抽了抽,心里有些想法,却又不好在这种场合插话。

他倒是想忍住,却不料那边李义府忽然开口:“陛下,我看苏都督似乎有话想说,他久在军中,或许对养马之事,有独到见解。”

被李义府一提,所有人的目光,突然集中到苏大为的身上。

这些目光里,有惊奇,有疑惑,有不屑,也有审视。

李治轻用手里的玉如意,轻敲了一下扶手,沉吟道:“苏大为,你对这养马之策,有何看法?”

苏大为这时终于反应过来。

李义府真是老阴逼!

自己与他之前根本没交集,最多是跟刘仁愿和刘仁轨关系还不错。

这货居然在这里给自己挖坑。

先把眼前的坑跳过去,回头再想着怎么报复这老阴逼一下。

苏大为眉头微微一皱,大脑飞速思考着。

这事,他真的不清楚来龙去脉,但此时李治已开口了,不能不说。无忧爱书网

“陛下,关于战马之事,臣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不过此次征百济,相比当年征西突厥时,臣感觉战马少了许多。

征西突厥时,一人可配三马,甚至有时能配四马。

但在百济,好些时候连两马都配不齐。

臣听说太宗时朝廷设有马场,规模颇大。

而且鼓励百姓养马,朝廷若是有需要时,可再从民间购马。

方才听陛下和几位大臣说要禁民间养马,臣不知缘由,但觉得马多一些是好事。”

说到这里,他便不再说下去。

他虽然在军中履历丰富,但对战马蓄养之事,先前还真没了解过。

说多错多。

还是先看看风向再说。

李治听完,先是微微点头,接着又摇摇头。

手里的玉如意,轻轻抬起,遥指了一下李思文:“李侍郎,你来说罢。”

李思文于是正了正衣冠,迈步出来,先向李治行礼,再向几位宰相见礼,然后才扬声道:“战马虽好,但此物不比牛羊能反刍,需要不断进食草料,否则就会赢瘦。

上好的战马,饲养难度更大。

民间养的马,很难达到上好战马标准。

此外,马的粪便性酸,边吃边拉,对草场伤害颇大。

常常一片草地被马吃过后,遗下马粪,除了草,就再也长不出庄稼。

在草原上,那些胡人养马,也是把好的草场留给牛羊,把次一等的草地留给马。

如今我大唐人口近一千七百余万,还不算各家的奴隶。

人口多了,需要粮食也多了。

放任百姓养马,会毁坏田地,影响耕作,弊大于利。”

听李思文这么一说,苏大为额头微微渗汗,忙向李治抱拳道:“臣不知光是养马,其中有这么多门道,一时失言,徒惹人笑了。”

“不知者不罪。”

李治摆摆手,接着道:“不过你也是知兵的人,对于这军用之物,大到战马,小到铠甲箭矢,都应该有相当的了解,否则何以为将。”

“是,陛下教训的事,回去我一定好好补课,多了解这些。”

苏大为忙应声道。

他把自己的姿态放得低,李治倒也不会因此而责怪。

在场的数位大臣,上官仪和郝处俊看了一眼苏大为,目光又回到李治身上。

目不斜视。

许敬宗始终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而李义府,则是低头扶须,眸中光芒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给苏大为的感觉,这家伙像是一条危险的毒蛇。

而现在,他正在亮出毒牙,向自己发出挑衅。

苏大为也早非过去那般冲动,胸中自有城府。

他站在李思文下手,面色如常,似乎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但中心却飞快的思索起来。

光是养马一事,自己便给李治留下不知“军中备细”的印象。

短时间内,最好不要提府兵待遇的问题。

否则搞不好会被奸人利用。

多看,少说,才是王道。

至少也要把李义府给整下去再说。

苏大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也是做过一地都督,率军十万,夷平倭国的将星。

如果被李义府暗中使绊子,还能当没事一样,那就不是他的性子。

但是要报复,也要讲时机策略。

要么不做,要做一次就把毒蛇打死。

免遭反噬。

而以李义府睚眦必报的性格,既然已经向自己出手,后续想必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阴谋陷害。

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心中思索着,终于听到李治与几位大臣议事完毕。

话题再一次落到苏大为的身上。

“之前苏大为回长安遇刺的事,现在查得如何了?”

李治用玉如意重重敲击了几下,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我大唐熊津都督,为国事征战沙场,浴血数年回来,便遇到这种事。

这让天下百姓如何看?

让各国使节如何看?

让满朝臣工如何看?

如果不抓住凶手,审之以法,如何肃我纲纪?”

李治略带威严的目光,扫过四位宰相,声音越发冰冷:“如今这案子到哪一部了,何部在查,何人主持?”

这一问,许敬宗和上官仪等人,似乎愣了一下。

众人对视一眼,谁都没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许敬宗轻声咳嗽了一下:“陛下,此事是昨天发生的,然后到昨夜臣才听说此事,听说当时苏都督也去过长安、万年两县,令县君协助破案。

而且苏都督还去了大理寺……这个案子,目下是大理寺在管。

至于案情进行到哪一步,臣还没见到大理寺卿递上来的折子,是以不敢妄言。”

这番话,已经把事情大概说清楚了。

一是时间紧。

昨天发生的事,昨夜许敬宗才知道。

二是过了一夜,大理寺那边还没传新消息来,多半还没什么进展。

李治头微微一动,目光在几位大臣身上扫了一下,又落到苏大为身上。

刚要开口,忽见李义府起身抱拳道:“陛下,此案臣倒是有一个想法。”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