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搞人软件

2022年5月31日 由 admin666 留言 »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句话,是慕浅曾经自夸时说过的。

她自己说出来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儿从霍靳西嘴里说出来,不知怎么,慕浅只觉得有些羞耻,忍不住埋进了被窝之中,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

霍靳西看着她那个样子,缓缓拉下她脸上的被子,低声道:“还冷吗?”

慕浅只是咬了牙看着他。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羞耻度爆表——

而冷是什么?

慕浅哼了一声,重新翻过身背对着霍靳西躺着。

然而很快,她身后熟悉的位置就多了个怀抱,缓缓将她圈进了怀中。

……

这天晚上,楼下的众多吃瓜群众仿佛都看了一场戏,然而所有人都在等待这场戏的结局时,主演的三个人却消失了,并且消失之后,再也没有出现。

时间渐晚,众人到底没有等到结局,只能抱憾散去。

虎牙美女夏日里的呢喃图片笑嫣如花

陆沅留到了最后,正好看见阿姨一脸纠结地从楼上走下来。

“阿姨,怎么了?”陆沅不由得问了一句。

“还不是那位宋小姐。”阿姨说,“靳西也没说她能留下来过夜,带她去客房只是为了让她洗个澡,可是我刚才上去敲门,她好像已经睡下了……”

陆沅闻言,微微一蹙眉,霍靳南在旁边顿时就乐了,“这姑娘有点意思。”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陆沅问他,“也不认识吗?”

霍靳南耸了耸肩,“不认识。不过,来头应该不小就是了——”

陆沅正要继续跟他讨论,大门口忽然传来响动,陆沅一抬眸,就看见了容恒。

他一面看时间,一面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走到陆沅面前,伸手就抓住了她,“幸好还来得及跟吃顿饭,我们走吧。”

“哎,等等。”陆沅连忙拉住他,随后又转头看向阿姨,“刚刚浅浅状态不是很好,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阿姨立刻道,“她跟靳西之间,不至于为了这样的小事闹别扭……况且刚才我去他俩房间门口,他俩屋里大灯都关了,好着呢!”

陆沅听了,不由得轻笑了一声,随后才道:“也是,浅浅的性子,应该不至于会为了这件事纠结。”

“什么事?”容恒一头雾水,“发生什么情况了吗?”

“霍靳西带了个女人回来……”陆沅低声对他解释。

“什么?”容恒瞬间微微变了脸色,“他把宋千星带回来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顿时都落到了他身上。

“认识她?”这下脸坐在旁边的霍老爷子也忍不住开了口,“是什么人?”

容恒忙道:“宋千星,宋清源失散多年的女儿。”

听到这个身份,陆沅蓦地想起了什么,看了容恒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那就难怪了。”霍老爷子点了点头,道,“这姑娘看起来可不怎么好应付。”

“岂止啊。”容恒说,“简直就是个祸根,比慕浅还能作妖,所有人都能被她折腾得喘不过气——”

听到这个评价,霍老爷子微微挑了挑眉,不予置评了。

容恒连忙又道:“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睡下了。”阿姨回答道,“自顾自的,也没跟谁打声招呼——”

容恒听了,转头看向陆沅,道:“看看,这个人就是这样,我行我素,完全不顾别人的。”

陆沅微微一笑,也没有评价什么。

“不过有二哥在,她应该翻不起太大的风浪。”容恒说,“爷爷,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去吧。”霍老爷子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容恒应了一声,这才带着陆沅离开了霍家。

车子驶出陆家大门,容恒已经将宋千星今天晚上在酒吧跟陆棠等人发生冲突的事情给陆沅讲了一遍。

“那棠棠没事吧?”陆沅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喝多了,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叶瑾帆来了,大概还是忌惮她会在外面乱说,所以还是帮她办了取保。至于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陆沅听了,低低应了一声。

“说到底都是那个宋千星惹祸精。”容恒说,“这么些年,我就没见过比她更能惹祸的!”

陆沅又安静了片刻,才开口问了一句:“跟这位宋小姐很熟吗?”

“不熟。”容恒说,“她才跟宋老相认没多久,也就是上次我去淮市的事,所以见过几次。”

“哦。”陆沅应了一声,不再问什么。

容恒认真地开着车,正准备问她想吃点什么,却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转头看了她一眼之后,缓缓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怎么了?”陆沅不由得道。

容恒转身过来看着她,郑重其事地问道:“刚刚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陆沅说,“就是好奇,问问而已。”

容恒只是盯着她看,道:“我觉得不是。”

陆沅又安静了一会儿,终于微微笑了起来,道:“好吧,是……浅浅以前跟我提过她。”

“提她什么?”容恒拧了拧眉,问道。

“她说,这位宋小姐好像挺喜欢的。”

“她放——”容恒下意识就要爆粗口,却又硬生生顿住,看着陆沅道,“知道她是胡说的吧?”

陆沅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啊,所以我并没有当真。”

容恒听了,这才又重新起步,一面打方向盘一面道:“我觉得我之前说错了,慕浅兴风作浪的本事,可一点都不比宋千星差。她比宋千星能耐多了,一句话就能置人于死地——”

说到这里,容恒忽然顿住,下一刻,他又一次将车子靠边,再次看向了陆沅。

“听她这么说完,是什么反应?”容恒问。

陆沅蓦地一怔,回过神来,才缓缓回答道:“我知道她是故意逗我才这么说的啊……”

“那就真的半点疑心都没有?”容恒说,“也从来没有问过我这件事!”

陆沅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一时有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件事情……是假的啊。”

“假的也可以问问啊。”容恒说,“万一真的有别的女人喜欢我,也一点都不关心吗?”

陆沅安静垂眸了片刻,才终于又抬起头来看向他,道:“以前相亲过那么多次,见过那么多女孩子,有别的女孩子喜欢,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可是,重点并不是这个……不是吗?”

容恒看着她温婉镇定的模样,心头骤然一软,随后才又道:“那说,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陆沅轻声道,“我知道不会的。”

她说完,容恒一时也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在车厢内默默无言地对视了许久,容恒忽然倾身向前,吻住了她。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