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漫画永久破解版

成版人漫画永久破解版

..co,最快更新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

燕三郎从储物戒里取出两件软袄,交给他们披上。胡成转头看着雾墙,又看看海面,脸上有些茫然,又有些胆怯:“这、这就是外面的世界?”

“是。”燕三郎冲他点了点头,“我答应过明安,会带们离开迷藏国。跟我来吧。”

三人沿着石路往下走,很快就到了避风的山坳。

这里的海客稀稀拉拉,有的等人,有的等船。无忧谷盛会才过半,有些人已经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打算早些返程。

早走更安。

燕三郎才迈开几步,就听见窦芽清脆的呼唤:“燕时初!”

小姑娘站在大石上向他挥手,两颊冻成了苹果红。荆庆就在身边,亦是满脸笑容。

两边人马会合,窦芽就抱怨道:“我们等好几天了!”

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燕三郎比他们晚了几个时辰,现实里已经过去了好久。待在这么荒僻的岛上硬吃海风,着实也不容易。

燕三郎点了点头:“辛苦了。”

荆庆赶紧笑道:“哪有们辛苦,对了,事情已经解决了?”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嗯。”去往码头途中,燕三郎给两人介绍了胡成和阿倩,而后道,“都别说话,离散些,别让人瞧出我们是一伙儿的。”

窦芽和荆庆笑嘻嘻应了。

码头上恰好就有几名海客,凑上燕三郎等五人就发船了。

船行出数里,这几人才发现对面五人抱团,不由得有些后悔。能进入迷藏国的海客,来时都经历过海上波折,深知返程更加危险。

但四下茫茫,也不能再回头了。

这一回,燕三郎毫不客气地占了个上舱房。

众人在海上安顿好,窦芽和荆庆就来打听岛上发生的一切,燕三郎却打了个呵欠,表明自己睡意十足。

过去那一晚上的行动太紧张,他的心神不敢有一丝松懈。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是个口若悬河的人,并且现在有正事要办。

窦芽两人虽然好奇,却也只能放他倒头就睡。

至于胡成和阿倩,自有说不完的话。

等再睡醒,天已经黑了。

燕三郎揉了揉眼,这才抓出项链道:“任务完成了。”

木铃铛上头闪烁着“迷藏”两个大字,红得像血,一直在等着他来确认。从他们自柳肇庆手里接过雾隐牌、接到迷藏任务以来,这个任务已经在铃铛里面存了好些年了,直到现在才宣告完成。

千岁大喜,一把抱着他的脖子想要猛亲两口。燕三郎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忙不迭伸掌挡住了她的脸。

她的唇就印在了他的手心,触感轻软。

千岁哪肯罢休,一把扯开他的手,照旧要去亲他面颊。燕三郎躲了两次还觉危险临近,干脆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反客为主,一把按在了墙上:“别闹!”

桌子被碰得喀啦一响,千岁跟着“哎哟”一声:“好疼!”

这一声又娇又软,教人身子都要酥了半边。舱房隔音很差,其他客人也能听见。

隔壁的交谈声一下子中止。

千岁冲他眨了眨眼,忽然发现他的个头好像比她还高出一点点。

诶?

进入迷藏海国之前,他俩是一样高呢。才这么几天,臭小子又见长了?

“嘘——”他朝千岁做了个手势,这才慢慢放开了她。

此时木铃铛上的红字已经消失,浓郁的金光飞出,落入了千岁召唤出来的琉璃灯里。

灯身上一下子亮起更多符文,焰芯的颜色也转作了明亮耀眼的金色!

“晋阶了?”燕三郎伸手去背后,悄悄甩了两下,想把遗留的温腻触感甩掉。

掌心应该肿了,但不是特别痒。

她越来越喜欢对他动手动脚了,天天过敏可受不了。所以他可能点儿……习惯了?

“哈!”千岁闭目感受力量暴涨的舒爽,“快恭喜我,现在已到‘明灯境’了!”

“恭喜。”既然她晋阶了,下次使用愿力是不是可以大方点儿?“有什么特殊之处?”

“瞧。”她从灯中抓出一撮红莲业火,往胸口一拍,居然像打铁一般冒出了细小的火星沫子。紧接着,她身上就出现了一件火红色的战甲。

除了胸膛、腹部和背心是板状结构以外,甲片都呈细鱼鳞状,基本覆盖周身,只在关节处留出弯曲的空白。

燕三郎注意到,战甲很修身,基本贴合她的完美曲线。千岁着衣向来偏于宽松,现在这么勾勒线条,实在有点……惊心动魄啊。

他下意识移开目光,可是眼前仿佛总有影像晃动,他因此没漏掉肩甲上的鬼头装饰。

那两个鬼头作狰狞咆哮状,眼睛还冒出淡淡的红火。

“如何?”千岁笑吟吟地一抬臂,肘尖“噌”地弹出一截尖刺,不到二指宽,戳进人心脏也只会留下一条薄又窄的刀口。“我想在这里淬点毒。”真正是一击毙命。

“……随。”果然是条美女蛇,愈美艳愈剧毒的那种。燕三郎转移话题,指着鬼头问,“这不仅是装饰吧?”

“当然不止。”千岁耸了耸肩,其中一个鬼头立刻转向燕三郎,不怀好意地亮了亮尖牙,“它们是红莲业火曾经吞噬的饿鬼,作战时可以放出来呢,就像多带了两条狗。等我修为再长进,就能释放更强大的鬼物。”

燕三郎伸指戳了戳她的臂甲,发现它既不冰冷也不坚硬,反而很有弹性。这居然是一件有温度的战甲——嗯是了,它原本就是由红莲业火凝铸的。如非他能摸到表面覆盖的细鳞,简直以为这就是千岁的肌肤了。“抗击打能力呢?”

“要不要试试?”

燕三郎想了想,拿出怨木剑往她臂上一戳。

没刺进去,反而有回弹之力。“可以了。”怨木剑也是削铁如泥的宝物。

“不用‘赤鹄’?”她挑了挑眉。

“不用。”红刀过于锋利了,他不想弄伤她。

“算有点良心。”千岁笑吟吟道,“我一直担心这个任务完不成呢!如果只是单纯去迷藏国走一趟,查清苍吾石的来历,木铃铛也不会给出红光级别的任务。”

头像
admin666